泰俊在准备公务员考试时,受不了诱惑和在读书会认识的又晴搞劈腿,也因此和初恋分手。多年之后,未婚妻雇来打扫新房的帮佣竟然是已经失去联络的旧爱…




 楚欢放倒了罗少爷,只是静了一下,旁边便有一名虎背熊腰的随从一拳飞过来, 两名打手抬着蛇哥,飞快的离开了现场。蛇哥心中已经把刘猛和张文志祖宗十八代诅咒了个遍,钱没捞着,医药费得赔不少不说,关键还差点惹上个煞星。
 
    见五名打手屁滚尿流般的跑了,张文志张大了下巴,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情况。
 
    刘猛的心已经在颤抖了,连蛇哥这种高手都对付不了这小子,足以说明一个问题。
 
    难怪这小子有恃无恐,原来是这种级别的高手?今天真是撞到铁板了。
 
    “老板,这小子太厉害了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我们还是跟他道道歉吧。”刘猛小声对着张文志说道。此人的拳头极大,如同钵子,他出拳的速度极快,楚欢反应之快,也是令人吃惊,当这人的拳头击打过去之时,楚欢的拳头也已经迎上来,楚欢的拳头很坚硬,但比之这随从却要小一些,不过看楚欢的样子,倒似乎是要与这随从对拳头,硬碰硬。
 
    这随从心中冷笑,踏着一双拳头苦练多年,那可真如石头般,看到楚欢竟然敢来和自己硬碰硬,只觉得这年轻人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