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俊在准备公务员考试时,受不了诱惑和在读书会认识的又晴搞劈腿,也因此和初恋分手。多年之后,未婚妻雇来打扫新房的帮佣竟然是已经失去联络的旧爱…





只是当两只拳头快要接触之时,楚欢的手腕子竟然是灵活一转,已经翻到随从拳头之下, 如果不向沈浪道歉,他能预感自己和张文志的下场会很惨。
 
    “道你妈!我会怕他?”张文志立马来火了,他心中咽不下这口气。
 
    刘猛心说道,你不怕他你自己上,老子可不想再去医院。
 
    没等他来得及多想,沈浪就已经朝着张文志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你你别过来!姓沈的,我警告你,你敢动我下场会很惨!”张文志往后退了几步,浑身哆嗦,露出惊恐的神情。
在随从尚未反应过来之时,楚欢的拳头竟然已经打在随从的手腕子处,清晰的“咔嚓”声响起,随从只觉得手腕子一阵剧痛,手腕处的骨头竟是瞬间被打折,还没等疼痛蔓延开,楚欢另一只拳头已经毫不留情地砸在了他的脸上。
 
    这随从的力量未必弱于楚欢,但是出拳的速度和反应力却是差了一截子。
 
    楚欢两拳击倒这名随从,又已经感觉到身侧有人扑过来,他亦是在第一时间抬起腿,一个撩脚,正踢在那人胸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