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俊在准备公务员考试时,受不了诱惑和在读书会认识的又晴搞劈腿,也因此和初恋分手。多年之后,未婚妻雇来打扫新房的帮佣竟然是已经失去联络的旧爱…





楚欢出手风格,还真是与神衣卫的人有几分相似,神衣卫的人出手干脆利落,不讲求花花架子,讲求的是以最快速最直接的方式解决对手。
 
    楚欢瞬间放倒包括罗少爷在内的三人, 沈浪冷笑道:“苏总,你认为张文志是真想请我们吃饭啊?他无非就是想演出戏,顺便对付我而已。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演成,后来恼羞成怒,直接就叫人针对起我了。”
 
    沈浪说的这些,苏若雪也隐约能猜到,她之前还天真的以为张文志真有谈和的想法,但没想到张文志心胸狭隘到这种地步!
 
    “总之,事情现在解决了,苏总你也别想太多。”沈浪笑着道。
 
    苏若雪沉默不语,她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一直能这么淡定。不过有一点,现在她终于能理解爷爷为什么说沈浪能力不一般了。倒是将剩下的两名随从镇住,虽然握着拳头,一时间却没有上前。
 
    罗少爷已经缓过神来,一只手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,另一只手抬起指着楚欢,又是痛苦又是愤怒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“我的名字你不该忘记的。”楚欢收回手,站直身子,却是看向莫凌霜姐妹,淡淡道:“你们还不走!”
 
    莫凌霜纯净的脸上满是感激之色,扶着月儿站起,想要向楚欢道谢,楚欢已经摇头道:“不必多说,你离开便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