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高级住宅社区的运动会馆当游泳教练的威凯,每天面对年轻貌美又身材姣好的人妻学生,终于忍不住伸出他的手…






楚欢皱起眉头,将她身上的黄沙抚开,只见身上并无伤痕,这女子腰间佩着一把西梁人的小弯刀,腰间挂着水袋子, 离开办公室后,柳潇潇俏脸露出一丝阴险的冷笑。她看沈浪十分的不顺眼,加上之前这货敢骂自己母暴龙,不整一下这无耻男人,她心里都咽不下这口气。
 
    到了快下班的时间,沈浪如约到了顶层的总监室外。
 
    走到副总裁办公室外,大门微微敞开一道缝隙。
 
    沈浪心中微动,凑上前往办公室里看了看。
 
    我靠,差点要被这妞坑了!
 
    沈浪看到了什么?
 
    他正好看见柳潇潇从衣袖摸出一颗药丸,放进了办公桌上的一杯水中,还迅速摇晃了几下。只可惜那水袋子干净无比,已经没有了水,看来并不是被人所害,应该是渴死累死在沙漠之中。
 
    楚欢站起身来,四下里张望,并无其他踪迹,这两名西梁女子显然是同伴,不过也迷失在沙漠中,一个已经死了,另一个距离死亡也不远。
 
    楚欢不知道这两个女子是不是沙匪,毕竟沙匪并非全部是男人,中间有男有女,而且中原人、西梁人甚至西域诸小国的子民都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