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高级住宅社区的运动会馆当游泳教练的威凯,每天面对年轻貌美又身材姣好的人妻学生,终于忍不住伸出他的手…




“她们只是普通的西梁人,你最后这一点水给了她,就算真的将她救活又如何?” 居然还想跟老娘套近乎,门都没有!
 
    “咳咳,沈经理太客气了。”柳潇潇凑近了沈浪一些。
 
    沈浪两眼不由自主的往下一瞄,l制服衣领下面,一抹诱人雪白展现在他眼前。
 
    柳潇潇俏脸一红,羞恼的往后退了一步,按住了自己的衣领,心想这家伙果然就是个,看老娘等下怎么整你!
 
    离泻药发作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,柳潇潇心中已经有了主意。
 
    总裁办公室。
 
    “什么?你要请沈浪吃饭?”苏若雪从柳潇潇小嘴里听到了这个消息,整个人都有些发懵。媚娘靠近过来,轻叹道:“我们缺水缺食物,如果救活了她,你是否还要带她一起上路?如果丢下她,她还是会死,那么这点水就白白糟蹋。如果你带她上路,要在沙漠之中多一张口,我们是否还能撑着走出沙漠,那就只有老天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楚欢瞥了媚娘一眼,虽说媚娘的话很有道理,但是她xing情之中的冷酷终究还是显露出来,淡淡道:“你莫忘记,你也是一张口,我曾经并没有丢下你!”
 
    媚娘一怔,气道:“我……我与她不同!”
 
    “有何不同?”楚欢也不看她,“都是xing命。”伸手扶起西梁女子,让她坐起来,她这一坐起来,皮革包裹的胸脯顿时鼓囊囊的向前怒突,似乎要将皮革撑裂,楚欢却已经将皮袋子凑近西梁女子嘴边,喂她饮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