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槿姐,让我来帮妳吧。”士豪第一次见到女友的姐姐,就被她与女友截然不同的魅力所吸引。当晚他碰巧撞见独自一人的姐姐,内心兴起了危险的贪念






西梁女子显然体力极为匮乏,十分虚弱,握刀的手颤抖着, 见柳潇潇半天没反应,全身上下香汗淋漓,脸色也越来越差,沈浪眉头一皱,稍稍有些担心起来。
 
    这妞虽然心思很坏,但沈浪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受罪,毕竟人家是美女嘛。
 
    沈浪大步走了过去,柳潇潇身体已经很虚弱了,美腿都在颤颤发抖,心中也顾不上羞耻了,气喘吁吁的对着沈浪喊道:“快来救救我”
 
    话音一落,柳潇潇身体一歪,差点倒在地上。
 
    沈浪上前把她扶了起来,提起真气,右手帮她在肚子上按摩了一阵。
 
    之后,沈浪再背着柳潇潇去附近的农庄休息了一下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。
连那两条结实饱满的腿儿都是微微打颤,她肤se虽然比不得媚娘那般白皙,但是古铜se的肌肤却让她充满了一种异国情调,汗水从古铜se的肌肤上流淌下来,油光闪亮,十分健康,若说媚娘的妖媚是江南的桃花,那么西梁女子就是北国的劲竹,自有一股西梁人的韧气。
 
    她长相自然比不得媚娘那般妖艳jing致,眉毛微浓,鼻子挺拔,嘴唇很厚,透着一股子野xing,更有着一股子英气。
 
    “是你救了我?”西梁女子看向楚欢。
 
    楚欢看了她一眼,终于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吃了东西,才有力气掩埋她的尸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