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娴与忠凯是假日夫妻。某天,他们的隔壁搬来了一对准新人。总是感受不到丈夫疼爱的静娴,男邻居的出现令她难以招架…




 瀛仁如今虽然受到皇帝陛下喜欢,但是在宫里的地位却并不见得如何稳固,如果因为一个青楼女子在街上与人大气干戈,那么必定会成为某些人利用的把柄,必将陷瀛仁于困境。
 
    他是瀛仁身边的心腹太监,可说是主荣奴荣,主衰奴衰, 苏若雪心中一急,本来想让沈浪上去帮忙,但话到嘴边又堵住了,她也没理由要求沈浪见义勇为。
 
    沈浪看张文志本来就不爽,他可不会上去帮忙,谁让这弱智刚才使用腾空后旋踢装逼的。
 
    这场毒打整整持续了3分钟,一群人才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“哎哟疼死老子了!”
 
    张文志鼻血直冒,浑身青一块紫一块,样子很是凄惨,钱包还被抢了。
 
    “张文志,你你没事吧?”苏若雪急忙跑下车,扶起了张文志。
即使不为瀛仁考虑,为自己的利益考虑,他也是要拦着瀛仁出头。
 
    瀛仁显出怒容,冷冷道:“为何不可?”便要甩开孙德胜的手,孙德胜凑近过去,低声说了几句话,瀛仁那愤怒的表情顿时一滞,眼眸子中显出犹豫之色,双手握拳,一时间却不知如何是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