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娴与忠凯是假日夫妻。某天,他们的隔壁搬来了一对准新人。总是感受不到丈夫疼爱的静娴,男邻居的出现令她难以招架…




莫凌霜吃了一惊,失声道:“月儿,你……你怎样?”急忙过去扶住月儿, 车门打开,四五名浑身纹着花花绿绿肌肉纷纷走下车,其中一个穿着黑背心。
 
    司机正是刘猛,之前张文志交代的事情出了点岔子。
 
    刘猛叫来的那些打手,对这条老旧的巷子路不熟,刚刚才发现堵错路了。
 
    现在一赶过来,车上的刘猛就看见张文志倒在地上,一脸血迹,不禁大吃一惊,急忙下车跑了过来。
 
    刘猛狂奔而来,见张文志鼻青脸肿,满脸鼻血,他震惊道:“老板,你怎么搞的?”
月儿跌倒在地,手臂已经磨破一处,流出血来。
 
    莫凌霜脸上又是恼怒又是凄苦,罗少爷却依然邪笑逼近,道:“窑子里的婊子,也在本少爷面前人五人六,少爷将你当人就是人,不将你当人,你连一条狗也算不上。让你陪本少爷吃饭,是瞧得起你,你还在这里装什么纯良?再过几日,花魁一选,还不是要成为千人骑万人摸的贱货?”
 
    他的话,每一个字都像一根毒针扎进了莫凌霜的心头,她清秀的脸上一片惨白,用一种无奈却又夹含着乞求的神色看向两边的路人。